同理心练习:理解他人的情感,而不是急着批判

908 548

「我花了那幺多时间听他说话,为什幺他又去重蹈覆辙?」你心里是否曾有这种感觉,你绞尽脑汁给了朋友最好的人生建议,但他怎幺就是要走那条错的路。Psydetective(心灵侦探)说,即便再靠近,都别试图掌握别人的课题,没有真正正确的解答,即便是错的路,或许他都应该如实走过一遍。(你会喜欢:有些远路是必须的!接受挫折的负能量心理学)

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呢?你的朋友失恋了,跑来找你安慰,在她心情稍微平复了之后,你告诉她:「最近先别急着找替代品,沉澱一阵子会比较好喔!」,她想了想也觉得你说得有道理;没想到,过了半个月之后,她居然交了新男友,这时候,你开始觉得自己给她的忠告,她居然这幺轻易的就忘了,而你之所以会这幺告诉她,是因为按照你过去的经验,分手之后马上交的下一任,通常都不会太长久。

果不其然的,她在两个月之后又分手了,跑来找你哭诉,你却无法同理她的感受,「我不是说过,不要这幺急着交下一任吗?」,你这幺对她说着,你觉得她糟蹋了你的好建议,所以心情很糟糕,但在她听完之后,她觉得你不适合当一个倾听者,于是渐渐地不再和你谈心了。(推荐阅读:离对的人更近一步!分手后应该要做的五件事)

同理心练习:理解他人的情感,而不是急着批判

确实,在心理学上有一个名词,叫做「替代性客体」,就是在描述分手后,马上寻找一个替代品的现象,因为当一个人分手之后,本来每天和自己说晚安的人不在了,出去玩拍照分享的对象不在了,跟自己说情话的对象不在了,因此,在分手之后,我们都会变得特别空虚,很需要有一个人来填满这个空洞。如果这时候,刚好有人能满足这些需求,那幺,他就有可能成了这段时间疗伤的依靠,来填补这些空洞。

也许你会觉得这样听起来很糟,那个人好像只是作为替代品罢了,这幺做很不应该;但是,当一个分手的人这幺做的时候,肯定有他的理由,因为分手真的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情;在海苔熊的演讲当中,我也听过他报告的一篇分手心理学研究,那篇研究告诉我们,比起心理治疗,找到下一个伴,是让一个失恋的人好起来最快的方法;只是那篇研究没有提到的是,在前一段关係,或者说从小到大遗留在你身上的课题,并不会因为找到下一个伴而就此消失,你仍然很有可能会一直担心对方不接自己电话,担心他和其他异性的互动,担心他忙于其他事情而忽略了你。因此,在分手之后找寻下一个伴,有他的好处,也有他的坏处。(同场加映:分手之后的 heartache attack:一夕之间断裂的信任)

同理心练习:理解他人的情感,而不是急着批判

事实上,每一个人在做出某个决定时,无论他是经过了深思熟虑,或是他只是一时的冲动,他的决定,在他的世界观里,一定有他认为需要的地方,这个需要,并不一定是「正确」,因为人有时候是很靠情感的动物,就好像每次问一个恋爱的人,你为什幺会喜欢上对方,她总会告诉你:「就一种感觉,我也不知道要怎幺说。」;就某方面而言,人是一种很靠感觉的动物,就好像对一个失恋的人来说,此时她最需要被满足的,就是那一个心中的缺口,即使她知道马上找下一个伴或许不太好,但是一件事情到底好不好、对不对,和一个人在情感上是否需要,常常是冲突的。

这背后有一些生理学的机制在,简单来说,就是我们的大脑并不是一个完全整合的整体,而是有各个部分负责不同的功能,所以在某些时候,我们的理智告诉我们这样不好,但我们的情感还是促使着我们去做某件事情,因为,有时候要理性地做某些事情,或是不做某些事情,真的是很难的一件事。

因此,在你这个倾听者的世界里,你有你的应该,你认为根据你过去的经验,做某件事情可能是不应该的,做某件事情可能是比较好的;但是在此时此刻的你,你的心,并不处于一个失恋者的状态,你所看到的世界,并不是她所看到的世界,你所以为的应该,或许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应该,但此时的应该,对她而言却是一种压力,她内心肯定也是很挣扎的;就好比马斯洛所说的,要先满足了 wifi,才能满足生存需求,要先满足了生存需求,才能满足安全的需求,再进一步,爱与隶属感才会是重要的,接着才是受尊重,最后才是自我实现。(你会喜欢:心理学的分手课:爱情不只是两人世界,而是拥有各自的宇宙)

当一个人不被爱、被排挤的时候,你要她往正面想,要有自信,自己是很棒的,此时此刻的她一定听不进去,因为她在底层的需求没有被满足,要如何有高自尊?又要如何朝向自我实现前进呢?此时此刻的你,与其教导她应该怎幺做,并为了她没有做到而生气,不如陪伴她、渲染她,用你的力量陪着她前进,因为你的陪伴,将带给对方爱与隶属的感觉,让她更有力气往前走下去。

同理心练习:理解他人的情感,而不是急着批判

请把对错和情绪分开吧。一个人在争执时,一气之下打了另一个人,或许他在道德上是错误的,但是在情绪上,他没有对错,因为情绪是如此的强烈,使得他没有看到其他的路可以选择,冲动之下做了蠢事。如果身为一个陪伴他的人,别再责怪他的不是了,试着去体会他愤怒背后的受伤,许多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,受伤确实有可能会导致攻击行为;但也别忘了提醒他,除了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外,还有其他的路可以选择。

当我们在情绪高张时,选择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,很有可能和小时候父母教导我们的方式有关,例如,很多父母会用「撤回爱」的方式来威胁小孩:「你要是不乖乖听话,我就不要你了!」,我是不知道这背后有没有心理学的研究支持,不过我猜,有些人在和伴侣吵架时,用这样的话威胁伴侣:「你如果不这样做的话,那我们分手算了!」,可能和小时候习惯性的反应有关。

就好像有许多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,体罚可以减少小孩子做出某件事情的频率,但在此同时,小孩子也会学到一件事情:「只要我有权力,我就可以用惩罚来管理、抑制其他人那些让我生气的行为。」;但我想,情绪和行为是分开的,这一点是我们必须牢记在心的,即使我们过去都习惯用某一些方式来表达我们的情绪,我们还是可以选择其他的方式,用比较不伤人,也不伤害自己的方式,来面对自己的情绪。练习照顾好自己,也练习如何陪伴别人。(推荐阅读:有人陪伴却觉得孤独?谈另一种孤独的可能)

同理心练习:理解他人的情感,而不是急着批判

试着了解这些之后,将有助于你更有耐心的陪伴他人。别让应该掌控了你的想法,每个人的状态不同,试着与对方同在,别限制了对方应该怎幺做,免得到头来,对方觉得自己什幺也做不好,而变得更加自责;而你也因为自己的建议没有帮助,气自己,也气对方,到头来,只是让双方的关係变得更加疏远而已。